宫城县观光影片炎上事件:都是情色女王坛蜜太性感的错?

时间:2020-07-03 作者:

 

只要善用人们的好奇心、粉丝情,好的代言人就能让销售度、注目度直冲天际,这项法则无论是官方单位或民间企业都适用。不过最近在日本,宫城县推出的一则宣传影片,引起热议,因为他们请了有「情色女王」之称的女星坛蜜代言。

宫城县观光影片炎上事件:都是情色女王坛蜜太性感的错?

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厅统计,2017年7月份的外籍观光客超过268万人次,2017年上半年度(1月至7月)总计有1,643万人次访日,相较于2016年度同时期的数字成长了17.3%,各地自然都摩拳擦掌,想要迎接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,赚一笔观光财。怎幺吸引目光,各出奇招,位于东北的宫城县,在7月时以「凉・宫城之夏」为主题,强调在县内可以透过海、山、川、美食等元素,举办活动、介绍景点,让访客都能到位置较北的宫城县避避暑,感受到夏季也能清凉度过,用民间故事浦岛太郎作为概念,将整个活动包装成「龙宫城」(在日文中「凉」与「龙」的发音相似)。活动没有太大争议,但请坛蜜拍摄的宣传影片,实在太具有遐想空间。

影片中充满着各种情色寓意,比如形容仙台名产牛舌「肉汁鲜美」、摸着乌龟的头顶问他「可以坐在上面吗」,或是配合着特写坛蜜的丰美嘴唇,一堆男子漂浮在天际複诵着句尾的发音,抚摸着伊达政宗的雕像称呼他小名,让他红了脸笑弯眼。加上坛蜜的声调轻柔娇媚,遐想空间直逼影射界线,也许只要把没话说破,就还是能自圆其说,比如出现乌龟是因为借用了「浦岛太郎」的情节,伊达政宗雕像本来就是仙台市的着名景点,牛舌好吃的关键的确就是在肉汁,但这些桥段与埂绝对是意识到坛蜜的特质才设计的,都是意有所指。

宫城县观光影片炎上事件:都是情色女王坛蜜太性感的错?

宫城县观光影片炎上事件:都是情色女王坛蜜太性感的错?

影片推出后,立刻引起讨论,被宫城县的女议员与女性团体批评,地方政府接获的投诉中,有将近八成为负面意见,新闻节目《NEWSZERO》拿着影片街访民众,只见有人说「真是充满梦想」、有人说「很下流」、「看不下去」,有宫城县的在地居民说「如果可以让他们对宫城县有兴趣的话倒也无妨」,也有人说「不想把这样的形象冠在家乡上」。最后,宫城县决定将在活动告一段落的8月26日,将这部影片下架。

有人认为这是一种「炎上商法」。所谓的「炎上」,在日文中原本指的是燃烧,后来常用于网路上的唇枪舌战、被洗版、引起激烈多数的负面批评等意思。把这个概念用在商业上,就是在宣传时故意「犯错」、「失言」来引起他人批评,在反弹声浪累积到一定能量时,也会引来更多人围观了解,不管正反意见如何,注目度、知名度都会因此提高。而主事者只要道歉、将影片删除、有问题的地方修正,似乎也能平安下庄。毕竟在现代社会中,人们是健忘的,无论厌恶或是喜爱,感受与心情也许会渐渐消散,但那个特殊的事件、名字、商品,仍会存留在记忆中,便达到目的了。

虽然宫城县作为官方单位,应该会尽量避免炎上宣传策略,但县知事在记者会上说明,影片也会在月底删除,以2,300万日圆製作的影片被报废,但7月4日上传的影片,截至8月23日为止观看次数已突破406万,加上新闻大肆报导,也算是达到了增加宫城县知名度的效果了。

再回到「情色女王」坛蜜吧。她其实是一位很奇妙的女性,1980年出生的她,快要30岁时才因为参加杂誌甄选成为写真偶像,正式投入这一行。在这之前,她拥有英语教师资格、烹饪师资格与日本舞踊坂东流的师範资格(即可以开班授课),更因母亲友人过世为契机,进入礼仪学校就读,一度以遗体化妆师的目标,而坛蜜是她为自己所取的艺名,以宗教思想为出发点,坛指的是佛坛,蜜则是供品。

许多人看见的是坛蜜的大胆行径、裸露程度,但她的言行举止透露出更多思考与设计,在综艺节目上总是落落大方地回应现场的要求。曾经有个节目请她唸出印表机的说明书,明明什幺特殊的字眼都没有,却顿时让气氛娇柔旖旎起来。她善用自己的武器,从动作到谈话,都紧扣着性感元素,举手投足、眼波流转间就能勾起众人的遐思,却又能关照到电视播出尺度,于「情色」与「色情」的界线中拿捏得宜,得以在年龄就是本钱的业界中站稳「女王」位置,不只是靠身材当卖点而已。

我在观看宫城县的宣传影片时,除了摸乌龟的头顶那段让人有点尴尬之外,其他的部分倒觉得还可以接受,但若只以这幺平常的方式「使用」坛蜜的话,又觉得有点可惜。2015年时,日本自卫队也曾经请坛蜜代言,任命她为「自卫队招募队长」,并且让她参与训练过程,拍摄了四段影片,虽然宣传效果并没有像不到两个月就有406万点阅的超高投资报酬率,陆、海、空三支影片的观看数各约17万,但方向清楚、不偏离主题又有坛蜜引起注意,仍可说是个不错的尝试。

不过,在自卫队宣传影片释出时,又有网友讥讽是「《地球防卫未亡人》升格成队长」,《地球防卫未亡人》是坛蜜在2014年演出的情色搞笑喜剧(非限制级)。人们到底想要怎幺看待坛蜜呢?如何处理「性」与「女体」的想像,也许对许多人来说,仍是个尴尬的难题。

 

围观: 852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